《盒子》自序

两年前,我回家看望母亲,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我的床头放着一个斑驳的铁盒。出于好奇,我打开盒子,里面装满了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这些照片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天我第一次看见了父亲的模样,照片上的他们是那么的年轻。妈妈很少提起父亲,我也几乎从来不问。虽然小时候我曾经非常希望知道关于父亲的事情,甚至意识到过一定有这些照片的存在,我曾经趁妈妈不在家的时间翻箱倒柜地找,但总是一无所获。现在,这个铁盒自己出现在了我的床头,我想这是妈妈觉得是时候让我知道一些事情了。今天,我完全能理解母亲二十多年来一直保守这些秘密的原因,如果今天的我还算是乐观和积极的话,这就是她封存那些记忆的原因。当盒子打开了,我希望我和妈妈都已经释怀了。

大约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盒子,盒子里是关于自己的记忆和秘密,盒子关上,记忆就锁住了、封存了,可能需要时间来沉淀那些爱或是整理那些曾经纷纶的是非。最后,盒子留下的是某种证明,证明曾经发生过的、留住不想被忘却的。

比如,老照片,它们是一个个神奇的定格,他们就那样站在一起,保持着某种姿态和亲密,他们穿上最漂亮的衣服,露出最灿烂的微笑,它们在述说某种关系和感情,他们在背面写上赠言,写上名字,他们害怕时间会冲走那些对他们很重要却难以名状的瞬间,照片可以帮助他们消减那种微妙的不安全感。比如书信,往往让人有种仪式感,从选择纸张、备好笔墨、或书写或犹豫,叠好封口,被人带去交到另一个人手里,期待被开启,期待被回复,集合了太多的心情,那种认真形成了一种气场,让人尊敬。

这本书,是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去请人们打开他们的盒子,是一个个仪式。他们的记忆、情感和秘密,补充了这个只有官方记载和虚构小说的国家关于个人的历史。

它有关记忆,却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陈皎皎

                                                                                     二零零九年冬天于上海

 

《盒子》

“每个人都有一个盒子,装着他的记忆和秘密。”我们用了一年半走全国,请人们打开他们的记忆之盒,是一个个仪式,这些珍贵的老照片、书信、物件、私人故事,是这个只有虚构小说和官方记载的国家不曾被人留意的关于民间和个人的历史。我们和上下合作的《盒子》,中英法三语限量编号三千本,敬请期待!

 

郑公

韬略谨嘻
商允忌计
章告远知
善待平和
帮凶或许
负命屠戮
征降血辱
抢挑兀术报喜

防陈曾魏吕方洛
秋钟苑荟
诩付精锐
郑公带领军国
战飨骡车

 

 

 

 

 

 

 

this is england

 

 

 

 

 

 

 

 

 

little

an escape . paris

4 am,to escape

 

莫奈的花园

2007-05-20

 

@paris

在巴黎逛店.遇到了传说中的拉格菲尔德大伯,他不见老,且比杂志上好看

berlin

2007-03-13

新年快乐!

《ZING》March封面, "she" issue

共1页 1